车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何粮王种粮有点惶【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5:52:43 阅读: 来源:车挂厂家

一个受国务院领导接见的全国著名的“粮王”,一个矢志不移种粮21年的“粮王”,对自己的种粮事业却流露出有点“惶”。用他的感叹表达:“为什么种粮这么难”?

“粮王”名叫刘文豹。1984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他就在湖北襄阳县承包了1070亩土地。1989年,刘文豹作为全国百名售粮模范之一进中南海受到国务院领导的接见。本来,具有21年的“粮王”阅历即使不是风光无限起码也应是心情舒畅,而新华社记者却这样描述他:21年矢志不移地种粮,换来的却是两次无奈出走和如今住在一个用两根柱子支撑的10多平方米的危房里。更加令人心酸的是,近三年间全家仅他花120元新添两条裤子。

“粮王”对种粮有点“惶”是他缺技缺艺吗?否!详细考察过刘的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室副主任张存平这样评价刘的成功开发模式:规模化种粮,机械化生产,企业化管理,因地制宜,综合治理。那么,是他舍不得投资吗?也不是!报载:前6年,刘投资150万多元,使昔日的荒滩变成绿洲,粮食亩产由开始几十公斤提高到300多公斤。

“粮王”的“惶”,不是对地“惶”。即使是荒滩,他从来都是“胜似闲庭信步”;也不是对艺慌:大儿子刘斌去年从华中农大毕业后,毅然来到宁夏与他一起创业,他身边有个懂理论的农业专家作高参。

人们看到,“粮王”是“惶”在“红眼病”面前。报载:接连几年丰收后,周围的人开始眼红,庄稼常被人哄抢,权益难以得到保护。1992年,20年的合同还未履行一半,刘就被迫中途离开,而投入的32万元也只收回一半。“眼红病”是一种社会病。“眼红病”盛发之处,先富户往往难以立足,富民政策往往也难以落实。因此,扫除“红眼病”确实是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大敌。“粮王”对“红眼病”造成的创伤非浅,只有根治“红眼病”“粮王”才会“止惶”。这似乎是“题中之义”。

“粮王”又“惶”在“朝令夕改”。据悉,正当刘的承包地开始见效后,1998年,襄樊市有关部门欲废止刘与当地的土地承包合同。为保护自己的权益,刘被迫“先后到市、省和北京进行艰辛的上访”。后在湖北省人大的协调下,刘才得以继续耕好这片土地。“朝令夕改”使人们对合约不敢相信,使人无所适从,也令人们心地不踏实,对投资失去信心。现在,“朝令夕改”的现象在时下的某些基层并不鲜见。而纠正“朝令夕改”现象,关键的是农村基层官员增强法律观念,依法办事,秉公办事。

“粮王”还“惶”在数不胜数的“左证右证”。据悉,当地隔三差五派人前来盘查为刘种地民工的暂住证、计生证,甚至连60岁的民工也得办计生证,民工们受不了这种“待遇”纷纷离开。事实上,在某些地方不管是企业也好,农村耕地承包大户也好,也常常遇着这种“左证右证”查不断的情况。可以说,“左证右证”是时下某些基层的特产。其实,“左证右证”另一个叫法是“左费右费”,一些人们以查证为名,行乱收费之实。因此,只有坚决纠正乱收费,才能为“粮王”创造宜人的耕作环境。

由此可见,“粮王”是“惶”在我们某些基层的法制环境、政务环境、投资环境的不完善,也是对基层官员提出的忠告。平心而言,“粮王”对种粮有点“惶”不是个别现象,更不是小事一桩。我国是一个人口多耕地小的大国,需要成千上万个像刘文豹那样的“粮王”满腔热忱投入农业开发,也需要为他们“止惶”,这是摆在各级官员面前一项必不可缺的计庄重任务。

越南希望通过越韩FTA谈判降纺织品关税大庆

怎样给花土快速消毒孙闻雍

智博会盛大开幕华硕四大智能设备展区抢眼亮相收缩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