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星戛纳影节镀金分舱制五种档次蹭红毯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2:10:16 阅读: 来源:车挂厂家

明星戛纳影节镀金“分舱”制:五种档次“蹭红毯”

闭幕式的时候,戛纳下起了大雨。虽然红毯上架起了遮雨棚,但人来人往的脚步却也将泥土与水渍带上了红毯。但尽管如此,这条通往电影云端的红色之路也并未有谁觉得它跌了份儿――反倒是那些亚洲面孔们,让这条红毯变了些味道。

早在电影节进行到一半之后,随着中国明星们的逐渐离去,身处戛纳的记者们终于可以将目光从红毯逐渐移向了旁边的电影宫。但在国内,对于红毯的饕餮依然意犹未尽,那些走上过红毯,到过了戛纳的中国明星们,在主动或被动的大肆宣传中,喂肥了毒舌的看客,却折腾“瘦”了自己的口碑。

当然,明星们都说自己是“无辜”的――范冰冰会告诉你,她是受欧莱雅之邀;杨幂会告诉你,她跟随的是《画皮2》剧组;朱珠会告诉你,尤文图斯队老板是我男朋友。没错,能走上红毯的,不止有参赛电影的相关人员,各路邀请函也可以满天飞,赞助商、卖片市场、展映单元,男女关系……只要明星愿意,就总能找到合情合理的理由“蹭红毯”。

在这么多的邀请之下,中国明星的戛纳之行已经从最开始的一两个的单打独斗,壮大到可以包机前往的“观光团”。人多自然就有比较,有比较就自然有高低,不是人人都像成龙陈凯歌一样能受到戛纳电影节高层特邀,也不是人人都像范冰冰一样坚强面对“零作品蹭红毯”的指责。对此,凤凰网娱乐特地综合了在第65届戛纳电影节上的所见所闻所访的亲身经历,为本次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的明星简单“分舱”,为明星戛纳镀金记做阶段性小结。(文/戛纳电影节前方报道团秦川玺)

特等舱:我和主办方很熟

入座人物:成龙、陈凯歌

电影节自然以主办方为大,主办方掌控了一切。一般情况下,主办方邀请入围影片,影片邀请艺人一同出席是理所应当。除此之外,艺人或者导演能被主办方直接邀约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其地位与影响力自然不容小觑,通常情况下,他们都是电影节的常客、红人或者是有世界级知名度的国际巨星。

有消息称,因为成龙错过了开幕红毯,所以戛纳电影节主办方特地安排成龙以及剧组《十二生肖》走上了一种关注单元、以及竞赛片《锈与骨》的开幕红毯。除此之外,中国官方举办的各类庆典、晚宴上,成龙都作为重量级嘉宾出现。19日同时举行的华谊之夜和台湾电影之夜上,成龙更是串场出现,合影、专访聊天签名样样配合,把“两岸”嘉宾媒体都处理得服服帖帖。

陈凯歌在接受凤凰网娱乐记者采访时,很自豪的说到了今年电影节主席亲自邀请他走红毯的事情。他与电影节主席吉尔斯-雅各布渊源颇深,曾连续五年参与戛纳电影节,在雅各布的盛情邀请下,陈凯歌还曾与阿巴斯、达内兄弟等“金棕榈**”国际大导演,一同拍摄过戛纳电影节60周年庆典影片《不凡之日》。

可惜的是,本届戛纳电影节,还有另一名戛纳常客无缘亮相――王家卫导演表示,自己的《一代宗师》还处在补拍阶段。想当年《2046》还在忙于后期制作时就已经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也因为后期制作的问题,戛纳电影节为其更改过两次放映时间,影片拷贝抵达机场后,法国警方派出警车一路护送至首映会场。最终,拷贝赶在首映礼开始前的两小时到达。一个电影节能为一部电影费如此心力,除开电影本身的魅力之外,与导演和电影节本身之间深厚的情谊,以及导演在电影节中的地位密不可分。

【链接陈凯歌】

走红毯不是职业,好好拍电影才是目的

“昨天(5月20日)我也走了红毯,不过我是受邀走的。说到底还是电影自己本身最重要,我们都知道毋庸讳言,娱乐圈、电影界,本身就是跟名利俩字紧密相关的。但是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什么职业的?反正至少你不能说走红毯是一个职业是吧,所以还得好好拍电影,就这个意思。”

头等舱:我有入围片

入选人物:郝蕾、秦昊、齐溪、朱亚文、常方源

因为作品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参演明星走向戛纳红毯天经地义。事实上,戛纳电影节每日的红毯,也都是为当天放映的参赛影片所准备的。如果有幸入选为开幕影片或者闭幕影片,还能有幸走上开幕式、闭幕式的红毯,关注程度又是另一种级别。其实无论是巩俐、张曼玉还是章子怡,他们最初在戛纳红毯上亮相,都是因为自己的作品入围了电影节。

无奈本届戛纳,中国影片迎来主竞赛单元“零入围”的尴尬局面,也只有娄烨的《浮城谜事》入选了仅次于主竞赛的“一种关注”单元。由于是该单元开幕片,且首映安排在电影节第二天,再加上导演与电影节之间的关系,所以导演与郝蕾、秦昊、齐溪等演员一同走上了电影节的开幕式红毯,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红毯。这个组合在红毯上的表现在国内并未向其他艺人一般负面,他们代表的,才是戛纳电影节红毯的真正意义。

可惜国内艺人只看到了她们在红毯上赚得盆满钵满的目光与其所带来的巨大商业价值,却都选择性忽略了她们为那些入围影片所付出的心血和时间。红毯的价值就这样被一传十十传百的曲解,然后东施效颦般集体上阵,企图在红毯上拼个你死我活。

另外,许秦豪导演的《危险关系》,也入围了“导演双周”单元,主演张柏芝也在电影《大都会》的首映红毯上出现,闭幕式上,她一袭紫色薄纱裙装和不断挥手的美丽也赚得了不少菲林。

【链接秦昊】

电影节需要有不同的人来娱乐观众

“见到中国人来红毯的比较少,跟着剧组走红毯,是完成了自己该完成的事情。这次的感觉像回家了一样。走开幕红毯,专门为红毯打造一套造型。以前总觉得有很多不相干的人在红毯上耍丑,现在慢慢理解了,大家各有各的工作,电影节需要有除开电影之外的更娱乐化东西,不同的人来娱乐观众。需要有其他的更娱乐化的东西来调解、来娱乐观众,有不一样的意义。”

商务舱:我和赞助商很熟

入选人物:李冰冰、范冰冰、巩俐、杨幂、刘恺威

无论是任何电影节,自然少不了赞助商的财力支持。以财力进行交换的,不仅有随处可见的品牌标识,实实在在的物品之外,自然包括对电影节享有的部分主动权,比如邀请自己的代言人、重要客户走红毯。其实,每年戛纳电影节同样也会邀请重要客户或者潜在客户走上红毯,商业与电影是构成电影节最重要的左右手,两者关系本身就不可分割,能被赞助商选中代言的明星也一定是具有相当商业价值的艺人,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是用自己的商业价值,换来了走上红毯的资格。

范冰冰、李冰冰都是受到戛纳电影节的主要赞助商欧莱雅的邀请走上戛纳红毯的,电影节期间,还会配合欧莱雅参加一系列的商业活动和晚宴。杨幂和刘恺威接受的则是迪奥的赞助,住在能红毯正对面的五星酒店,除开红毯之外,此行最重要的工作是接受各大杂志的“戛纳风情时装大片”的拍摄。当然也有执着如巩俐一般,虽然今年有欧莱雅的赞助,并且作为堂堂正正的颁奖嘉宾,但在闭幕式的红毯上,她没有过多停留,反倒是用了更多的时间,在摄像机照相机拍不到的地方,与久违的电影节主席相谈甚欢。

【链接杨幂】

戛纳红毯是正方形的,第一次走没经验

“不知什么原因,我们是在红毯前的一个半小时才被通知走红毯,当时还在给杂志拍封面,一切都很仓促,衣服还是跟杂志社借的。红毯上,我没有拿表,所以没有计算到底在红毯上待了多久,但是待的时间久,也跟我没有经验有关,因为戛纳的红毯与国内的红毯不一样,戛纳的红毯是正方形的,媒体在两边,我走了两步才发现我剧组的导演乌尔善和费翔老师还没有走进来,因为我没有经验,所以我就一边走一边等。我来之前,品牌的人和公司的人都有提醒我,如果有看到中国的媒体,大家叫你,你要多停留会儿,至少让他们可以拍出可以拿出来的东西,遇到中国同胞本来很难得,而且媒体席亚洲摄影师很少。”

经济舱:我过来帮卖片

入选人物:《画皮2》剧组、《查无此人》剧组

在每一届戛纳电影节官方网站,只要符合规定,记者、片商都能在线通过电影节的申请,拿到戛纳电影节的邀请函。戛纳拥有号称“世界头号电影市场”的交易中心,对于不少参展商来说,他们影片一半以上的海外市场版权都在这里进行销售。去年,博纳影业靠《龙门飞甲》和《白蛇传说》两部电影,赚得至少3500万美元的海外销售纪录凯旋归国。

一般情况下,前来卖片的片商都肩负着亮相任务――对外卖出好价钱,对内借势宣传号电影。片方总会缤纷两路,一个团队专门负责与各国买主接触,尽可能将电影以好价钱卖向更多国家;另一个团队则背负着将在国内上映的票房压力,搭载着“戛纳电影节”这个巨大的话题场,瞄准了各家媒体的报道重点和受众们的注意力策略,将发布会办在了戛纳。虽然很多影片都找了外国公关团队来负责,也有不少外国媒体接受邀请,但接待中国媒体的采访才是最重要的使命。每到此时,在异国他乡的各个陌生建筑间与中国明星、导演对话,成为戛纳电影节期间必不可少的工作任务,甚至于这项任务远远超过了报道海外影人和电影本身。

今年,前往戛纳卖片的中国电影多了很多,背负着宣传任务前往的中国明星也自然增多了不少,《画皮2》剧组带来了周迅、杨幂、冯绍峰、陈廷嘉、费翔;《查无此人》剧组带来了邬君梅、于小伟、乔任梁;《十二生肖》剧组的成龙带来了女主角LAURA,姚星彤、张蓝心,还有热热闹闹的七小福,大家在享受戛纳美景的同时,顺便接受一下千里迢迢来戛纳的本国媒体,再顺便走一走红毯。

【链接廖凡】

大家可以来这开阔眼界

“我觉得大家应该多来一来,多玩一玩,让自己和外面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有没有影片没那么重要,当然有影片是最好的,来参赛就更棒了,但最重要的是说大家可以到这儿来,开阔一下眼界。”

【链接费翔】

走红毯一定要守规矩,拒绝拖拉

成都到内蒙古物流专线公司

绵阳货运专线公司

上海巡展车托运

乌鲁木齐自驾车运输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