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要碰婆婆的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6:50 阅读: 来源:车挂厂家

我怀孕半年后睡眠越来越差,老公酣睡如泥,夜里为了避免压到我,他搬到婆婆生前的的房间睡。婆婆寿终正寝,享年96岁。生前她一直对我颇有微词,但也敢怒不敢言。我娘家家境殷实,结婚那会礼钱在亲戚面前作个样过后,都如数交还我老公做小生意了,生活也算过得去。

虽然跟婆婆相处一年多,对于她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她没事就呆在睡房里念念叨叨的烧香。办理婆婆后事的时候,老公对我很疼爱,大小事务我都没有沾手。

乌黑的房间散发着一股檀香味,窗户紧闭还挂了双层帘布,正中间摆着香炉和一些奇怪的字符,旁边是张大床,听说婆婆年轻时温柔娴淑,家里事无大小都大方得体。家公病重时,老太婆行为古怪,整天骂骂咧咧的讲着听不懂的话。家公去世之后,她甚少踏出门口,还将儿子送到外地读书,每每有假期回来,也不与亲近。我还是第一次进来这个房间,卸下帘布,整理好床铺,就迅速回房睡觉了。

我睡得朦朦胧胧,“砰砰砰......”,我打开灯起来,2点10分,“晓晴!晓晴!哎呦!”。这家伙怎么了嘛,大半夜不让人睡觉。我套上外套去拉门,一看下住了。“老公,怎么了?老公?”我老公痛苦地扶着腰靠在墙边。“没睡好,掉床下去了,伤了腰。”“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掉床下去了。”我真是好气又心疼,扶他进来,拉高衣服后背一看都有些红肿了。我捉起一支手电筒就走向婆婆睡房,家里的药油一直都储放婆婆房里。

真是的,又把门关上,还关得那么紧,我好不容易才打开陈旧的木门,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吹来猛地把门又关门,差点撞到我隆起的肚子。我吓出一身汗,手电筒也摔坏到地上。

无奈,我只好摸黑用力推开门,借着窗外射进的月光,我走到床头拉了一下手拉灯,在屋内的柜子里翻找,哎,都怪我以前没多关心婆婆,她屋内的东西我都不熟悉,该死的药油是放哪了。柜子床边都找了个遍,没有。就剩下那张摆放香炉橘黄色的小木桌没找了,药油不会摆在那里吧。

拿起香炉,上面缠满了长长的头发,摆放香炉位后有个暗格,指尖还能摸到里面似乎有东西。怀孕后,我还手指头的长胖了,怎么挤也挤不进去,用力一拉,暗格里面的瓶瓶罐罐散落一地。驱蚊水正骨水....活络油哦,就这瓶活络油吧,我舒了一口气。“轰隆隆...轰隆隆...”耳边掠过一丝寒意,刚才还明月高挂,转眼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给老公搽完药油,已是3点过后,难耐困意,我倒头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醒来,我马上叫老公把婆婆房间的杂物清理了,免得以后又磕胳膊摔腿的。搬走了发霉的储物柜和香台,小小的房间腾出了很多空间,就剩下一张大床了。

夜里醒来有些饿了,白天没什么胃口知吃了半碗米饭。摸索着按开灯,打开煤气加热米粥充饥,客厅那边有些窸窸窣窣的声响“老公,是你吗,老公?老公?”没人回答。空荡荡的房子,没了半点气息,隐隐看见婆婆房间有些灯光。推开虚掩的木门一看,老公鼾声如雷,睡得正熟,连灯都没有熄。

我顺手拉一下开关,关上门,回到厨房吃了一大碗米粥,我又开始馋酸梅了,这时客厅那边有似乎又有些声响,肯定是白天清理杂物窜出来的几只老鼠现在要找吃的了。我故意拍打台面,吓吓这些猖狂的老鼠,让它们好安分些。“哎呦,哎哟喂,救命。”婆婆房里传来老公的声音!

我推开门,开灯一看老公卷在地上痛得不能动,我身体笨重又不能扶他起来。眼看着床上是爬不上去的了,只能慢慢地挪到外面的沙发边靠着歇会。“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有人摔我下来了。”

“哈哈哈,真是的,谁有那力气摔你下来啊。”

“是睡得好好的,一股力就把我甩下来了。我还听到妈说...”

“啊?”

“没,可能是我做梦了。”

闹了一晚上,叫来佳明帮忙带去医院检查。老公这一跌,跌得很严重要休养半年,算算日子还有三个月就到孩子预产期了,闹这一出,家里更是忙上添乱。我打电话叫妈妈从乡下赶来帮忙,外人始终不及亲妈好,我妈一来到就家里家外收拾的整整齐齐,饭菜都倍儿香。

“还是亲妈好,哪像我婆婆,我都没见过她这番勤快。”我不禁嘀咕道。

“没大没小,婆婆你該去孝顺,再说了,中年就丧偶,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多不容易的事。”

“哎呦,知道了妈,她现在不是都不在了嘛,还是妈妈最好。”

“你看你,都要做妈了,还是不懂人情世故。”

夜里妈妈在我房里弄了个小床个给我老公睡,她自己就去了婆婆房间睡。大家都累了,倒头就睡了,我辗转反侧地也算睡了一小会,清晨5点多起来,妈这会还睡着吧?我轻轻地推点门缝,妈卷着被子在婆婆床的地上“你怎么了,妈,你快醒醒!”我差点没吓得晕倒。“你怎么睡这来了,妈!”

“额?几点了了?”

“还早呢,妈,你?”

“哎呦,我怎么在这就睡着了,昨天明明是在里面...”

“真是吓死我了,妈快起来,地凉”

“大清早的,别说那字眼,说点吉利话!”

这一天的早上我心里拔凉拔凉的,我和老公谁也没敢议论这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