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解读苏舟鄂尔多斯风暴生动折射异域文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00:33:38 阅读: 来源:车挂厂家

央八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鄂尔多斯风暴》以其生动的故事、独特的人物造型、辽阔的草原风光吸引着众多观众。其收视率已占全国第五,播放平台乐视网的评分竟然为满分10。

独特且强烈的造型色彩

全剧伊始,独贵龙劫持王府车队前,以乌里吉为首的牧民手捧酥油并将其涂满周身,接着他们将大桶的流沙迎头洒落,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尊尊沙像。这组大特写镜头加上慢动作,给人以强烈的造型冲击。酥油、流沙瞬间将该剧定位在了草原这一独特的地域位置上。苏舟出身美术世家,运用色彩、造型叙事是他的强项。我们回顾一下《鄂尔多斯风暴》,塔拉底层牧民的粗旷、桑杰的王子风范、诺丽玛格格的俊美,还有苏王爷华丽。这些各异的人物造型和服饰,浸透着导演的追求。再看看典型人物所处的环境,苏王府雕梁画栋金黄色调彰显着主人公的奢华。鄂王府则运用幽蓝和金色搭配,给人以冷漠的印象,而诺丽玛的房间被火红包围着,屋中央的钢琴、墙上的布满的照片,这不是某种身份的交待而是主人公热烈性格的写照。再看看无处不在的敖包、勒勒车、毡房和那一望无际的沙化草原完全把你带进了那个奇异的世界,使你留连,使你深陷而忘返。

激越而流动的镜头语言

《鄂尔多斯风暴》的镜头运用是流动的,流动的激越而极致。跟拍车拍摄的奔马、减震器随演员不停的追拍、移动镜头无处不在。大摇臂带着广角升降在敖包、羊群和草原上,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演员始终处在调度当中。我们看看全剧终结的那场戏,塔拉身着军装跟着队伍准备开拔,临行前他赶回毡包向养母满达和恋人诺丽玛告别,然后策马追赶部队去了。诺丽玛如若木鸡的呆在原地,忽然她跃上马,崔马扬鞭而去,血兔马在跟拍车的追逐下狂奔着,景物已幻化成流星似的光斑不断的划过,马蹄翻卷起着尘土,她奔上敖包勒住缰绳目送着恋人的离去,她哭了。大摇臂缓缓升起,塔啦的身影在马头琴声中融入了辽阔的草原。从此可以看出苏舟动用的一切艺术手段绝非为了哗众取宠,他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他在营造某种氛围,他试图用流动的镜头去表现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让观众亲临那场鄂尔多斯风暴。

曲折离奇的故事 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

把控大题材是苏舟的拿手好戏,但对待《鄂尔多斯风暴》也依然有难度的,从剧本阶段开始苏舟就没少操过心,他与作者一起打磨剧本,甚至亲自上手。剧本阶段他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的觉,每天消耗三四盒烟,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到舌头与烟灰缸已无二致,不得以绝然将烟戒了。

话归正题,《鄂尔多斯风暴》故事线索庞杂:真假王子为争夺王位、独贵龙与王公贵族之间的斗争、八路军联蒙抗日的故事,以及桑杰、塔拉和诺丽玛之间的情感历程。这里有宫斗、有爱情、有家仇、有国恨。集所有可看性于一体,但要将多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又能烦而不乱的将每个事件讲清楚,是需要功力的。当然推动人物发展和变化的是两个年轻人的身份,当桑杰发现自己不是扎萨克的正统继承人时,故事发生了陡转,依附在故事中的人物关系也产生了巨变,桑杰不得以趋向了田中,正是他的这一举动促使诺丽玛离开了他。诺丽玛的离去使他万念俱灰,开始死心塌地的蜕变成了日本人的走狗。在此,事件推动了人物性格的转变,反过来人物性格的发展又推动了故事的走向,我禁不住为之喝采。

值得一提的还有剧中带有浓烈蒙族特征的台词,我摘录几句给众人分享;被虎吓怕的牛十年拉稀屎。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羊也可怜,狼也可怜。舌头像五根草,不能随风跑。像这样的台词比比皆是,给该剧与其他剧目划了一道分水岭,它是一部蒙族戏,然而苏舟却是个汉人。

剑仆契约最新版

饭局狼人杀appios版

剑阵诛仙

相关阅读